诚博国际

                                          来源:诚博国际
                                          发稿时间:2020-05-24 22:50:34

                                          综合CNN、美国《赫芬顿邮报》报道,继特朗普自曝自己在服用抗疟疾药物羟氯喹后,美国多方纷纷发声,称该药物还没有被批准用于预防新冠病毒的感染或治疗,并警告盲目服用该药物可能会面临真正的风险。对此,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主持人克里斯·科莫表示,特朗普对羟氯喹大肆宣扬,美国专家则针锋相对,对其展开批驳。一瞬间,大家的注意力好像都被转移到了羟氯喹是否有效这件事上。

                                          “上海模式”下打了一场“有准备之仗”

                                          朱同玉:我认为,这次疫情期间,形成了一种“上海公卫模式”、一种“上海模式”。在这种模式之下,我们打的是“有准备之仗”,一方面,我们有非常强的科研团队,能够迅速地破解病原微生物、找到病原菌;另一方面,我们有着非常充足的准备。

                                          新京报:作为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主任,抗疫期间扮演了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我个人在疫情期间也是高度警惕,过年也没回家,从1月初到现在,基本上全住在医院,因为我想我们要坚持到完胜。

                                          例如,建设我们国家的应急学和战略储备中心,未来(可能的)新的疫情出现,我们能够有所储备。

                                          新京报:作为全国政协委员,你对自己这一身份有什么样的理解?

                                          朱同玉:全国政协委员有些是医药卫生界的人士。在我理解,我们的身份实际上就是代表医药卫生界提出我们界别的一些想法、一些建议,为国家出一点力。

                                          2008年开始,我承担着上海市政协委员一职,之后就是上海市政协常委,之后成为全国政协委员,我已经有十多年的履职历史。

                                          SourcePh" style="display:none">当地时间周二(19日),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主持人克里斯·科莫表示,美国总统特朗普自曝他在服用抗疟疾药物羟氯喹的原因是为了分散和转移人们的注意力,并提醒大家“别上当”。